語言選擇

附近門店

港口聯網:1+N個跑出來的項目

2021-05-23

返回

 2020年,港口板塊的新項目拓展收獲最豐,以南京西壩為原點,向東“攻”下了江蘇靖江新港,向南“攻”下了江西豐城港,向西“攻”下了河南沈丘港……這只是起步。事實上,為搜尋優質投資并購標的,港口投資團隊於過去四年間踏遍了長江、淮河、珠江干支流,他們拓展的邏輯、發力的方向和想要抵達的終點,在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中日漸明晰。

吹響“沖鋒號”

 2020年,集團大力推行“五大行動”,其之一就是“港口聯網行動”。“聯網”的目標指向性極為明確,就是以西壩碼頭為樞紐構建港口網絡佈局,延伸產業鏈,暢通供應鏈,做大業務規模。背后的戰略考慮也很清晰,在集團層面,要塑造“四輪驅動”的產業格局,以實現各業務板塊均衡、可持續發展;在港口發展層面,做大規模、提升港口網絡價值,則是突破瓶頸、向往延伸更廣闊發展空間的現實生存需要。

 深國際港口業務“萌發”於2008年,南京西壩碼頭一期工程於當年11月正式開工建設,2010年4月開港;二期工程於2013年11月開工建設,2014年12月開港。“十三五”戰略規劃期間,港口板塊采取“深耕中心樞紐港,延伸兩端產業鏈,構建臨港產業物流園,發展物流供應鏈,建設以港口業務為核心的綜合物流平臺”的戰略,逐步發展成為集團重要的穩定增長點和沿江同行的龍頭企業。但是,港口也面臨著顯而易見的瓶頸:在規模方面,單一港口難以實現業務量、收入和利潤的持續快速增長,尤其在西壩碼頭二期因政府回收用地退出后,規模上進一步受到制約;在貨種方面,長期以來,港口板塊經營貨種為煤炭和石油焦,受宏觀環境以及國家能源結構調整影響,盡管國家煤炭需求總量上升,但在能源結構中的比重逐步下降,資源約束性不斷提升;在市場影響力方面,資源的物流渠道有多種選擇,單一港口無法深度捆綁客戶,核心競爭優勢不明顯。

 在此背景下,集團結合行業政策、內外部環境,對港口初期“深耕中心樞紐港,延伸兩端產業鏈”的戰略思路進行了優化,在“十四五”戰略規劃中明確將港口板塊定位為“四輪驅動”中的重要一輪,提出了要“打造全國具有一定實力的內河港口管理、運營商”的發展目標,制定了多鏈路、多業態、貨種對流的佈局思路,具體而言,就是要依托煤炭、砂石、礦石三大貨種,通過在水運關鍵節點進行佈局,實現港口的互聯互通,形成“物流、資金流、信息流”三流合一的發展格局。

 跑出“加速度”

 2020年“攻”下的三個項目,江蘇靖江新港碼頭、河南沈丘港口物流園碼頭和江西豐城尚莊碼頭,在投資邏輯上都契合了占據關鍵節點并帶動港口關聯業務延伸和能實現貨種擴充的戰略考量。

 靖江新港碼頭項目位於長江下游北岸六助港處,與張家港市隔江相望,距下游的長江入江口吳淞口航道里程約142公里,距上游的南京西壩碼頭航道里程約190公里。該項目航道條件較西壩更具優勢,在區位上可與西壩碼頭形成良好的業務協同,既承接了西壩碼頭二期的功能,對港口板塊在貨種補充、貨源結構調整等也具有重大意義。目前,該項目正在推進報批手續,計劃於2022年開工,擬建設10萬噸級長江主碼頭一座以及4個千噸級內港池裝船泊位,利用岸線693米,設計吞吐能力3480萬噸, 2023年末投產運營后將努力打造成煤炭物流現代化集散中心、煤炭綜合交易中心。

b4482aafc25397df55da8aa8d28a7b7.jpg

 沈丘港口物流園碼頭位於河南省沈丘縣沙穎河右岸,項目規劃建設東西兩個港區,東港區將建成港口物流園,結合周邊地區規劃的鐵路專用線,以鐵水聯運的業務模式為沈丘縣及周邊大宗貨運需求企業提供物流服務,促進“港產城一體化”。西港區主要服務於安陽鋼鐵產能置換項目的物流需求,安鋼是河南最大的鋼鐵公司、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之一,規劃於2030年前在沈丘分期建成一座千萬噸級現代化鋼鐵企業,水運總需求超過2000萬噸。結合區域發展規劃及市場需求,沈丘碼頭將建設約16個1000噸級泊位,利用岸線約1600米,設計年通過能力約2160萬噸。除了滿足區域需求外,該碼頭與直線距離約500公里的西壩碼頭也可形成聯動,依托其通江達海的水運優勢實現貨物對流,最大程度降低客戶物流成本和船運企業運輸成本。 

f6f42fbed330bd54fb0e7d869eaece7.jpg

 尚莊貨運碼頭位於江西省豐城市贛江航道左岸,定位為港口業務在贛江流域的重要配送港,即煤炭從秦皇島港運出,進入長江后在西壩碼頭或靖江新港碼頭中轉運至尚莊碼頭卸貨,主要服務於區域內3座火力發電廠的用煤需求,每年用煤量約970萬噸,終端客戶穩定且貨運量需求大,可發揮與樞紐港西壩碼頭的業務協同。該項目由集團與江西省港口集團、贛能股份、豐城交投共同投資建設,已於2020年底開工建設,計劃於2022年6月投產。集團持有其20%股權。

4-尚莊港區效果圖.jpg

 除了以上三個項目之外,港口團隊還在馬不停蹄地拓展和儲備新的項目。在新的戰略起點上,他們將結合集團戰略規劃和板塊戰略實施路徑,充分發掘優勢資源,開足馬力,全方位推進新建項目和投資并購項目進展,探索依托港口物流優勢嫁接加工增值服務,助力項目價值提升,爭取“開花”項目早日結出累累碩果,四輪驅動港口輪子會更加穩健,為集團大發展提供更大驅動力。

 干出“心得體會”

 1.贏項目,“活”是大亮點

 2020年初,港口發展組建了專業化投資拓展團隊,目前團隊成員共7名,涵蓋投資、工程、商務、報批報建等領域的專業人才。這支團隊斗志昂揚整裝待發的時候,就遇到了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狙擊”。特殊時期、特殊形勢下,港口發展采取了靈活的特殊舉措,推行項目責任制,由投資部門牽頭,財務、綜合等部門參與,統籌力量、優化流程,高效聯動、密切協作,確保人力、技術等資源向重點項目傾斜,上下齊心開創了投資拓展工作的新局面。

 2.辦手續,“穩”是關鍵詞

 港口項目有一定特殊性,項目的報批、報建是最關鍵的一環,前期需要溝通協調海事、航道、水利、交通、環保、發改委、消防、應急及自然資源等多個部門,各類審批手續較為復雜,涉及的審批層級既多且高,比如長江岸線審批權在交通部,審批流程、周期較長。因此,順利完成報批是項目成功的一半。為了保證申報內容不出錯、溝通環節不出岔,團隊必須時刻把“穩”字放在第一位,提前做好工作計劃,確保各個環節無縫銜接,不厭其煩地到各業務對口單位去匯報交流,用專業和真誠獲得認可。豐城項目、靖江項目就是靠這樣一趟趟跑、一次次磨才獲得了重大轉機。

 3.拓業務,“優”是最強音

 2020年初,圍繞集團重點工作任務,港口發展通過進一步優化完善子戰略規劃、明確項目篩選標準、開展行業資訊專項研究,在貨種上以大宗散貨(煤炭、礦石、砂石骨料等)為核心,以件雜貨為輔助,特別在內河綜合型港口要形成相互補充、相互結合的多元化貨種結構;在區位上以長江港口為中心,向贛江、湘江、大運河、淮河及其主要支流佈局重要節點,實現項目間的聯網效果、業務上的協同發展;在業態上以港口中轉、倉儲等主營業務為基礎,大力拓展供應鏈業務、全程物流業務以及加工增值業務,豐富港口經營模式、經營業態。

 不足之處

 1.決策效率需進一步提升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港口項目投資也是一樣,尤其是針對市場程度較高的優質并購項目,投資機會稍縱即逝,“快”是關鍵。集團作為國有上市企業,要遵守國資監管和上市規則雙重要求,投資需經過項目研究、立項、中介選聘、盡調、審計評估、投資決策等係列程序。如何在確保流程合規的前提下,實現各環節無縫銜接、并行推進是提高投資效率的關鍵。

 2.行業知識儲備有待提升

 港口板塊相關產業鏈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煤炭貨種,對於新貨種的經營相對陌生。目前來看,港口經營業態多元化,才能具備更強的抗行業、政策風險的能力,進而保持公司的持續穩定發展。2020年9月份以來,港口板塊開始推出《港口產業快訊》周刊,搜集與項目投資有關的實時政策、資訊,對行業內前沿動態、專家觀點進行解讀,對港口相關新領域、新業態、新模式進行探討,拓寬了項目的投資思路。

 3.協調力度有待加強

 港口項目投資拓展中需要協調、匯報的地方政府部門多達十余個,港口板塊一方面依托集團背景與政府相關方建立良好的對接;另一方面,針對行政公關理念不強等弱項,努力從戰略合作上尋找突破口,2020年,我們與設計院、勘察院等行業設計咨詢機構、與政府關係密切的單位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由他們牽線搭橋進行行業主管部門公關。